GEO(GEO视界 德国国家地理)

GEO首页 >GEO计划> GEO杂志:野骆驼没有灭绝!直击罗布泊

GEO杂志:野骆驼没有灭绝!直击罗布泊

4
发表于2015-5-27 09:13
来源: GEO杂志
作者: 王晶
所属分类:GEO计划

从字面上看,野骆驼这个名称很难使人把它与珍稀动物联系起来。但如果它与家驼站在一起,你就能一眼将它区分出:这种害羞的动物身形与家驼相似,但体形小了很多,双腿较家驼明显细长;它的驼峰呈三角形,下圆上尖。野骆驼之野,在于它从未经人驯化。根据中国林科院野骆驼专家李迪强研究员的经验,要辨别野骆驼,其实非常简单:如果你驾车在罗布泊驰骋,见了人或车就向远处逃跑的,一定是野骆驼;反之,如人已接近至百米之内还不理不睬,就肯定是家驼。

人们原本认为野骆驼已经灭绝.。1877年俄国探险家普热瓦尔斯基在罗布泊考察中发现野骆驼群,这是近代来人们第一次重新发现野生骆驼。

“历史上对野骆驼的认定有过很多争议。” 但直到1994年,科学家才从野骆驼皮毛分析发现,它与普通家驼有3%的基因不同,从而基本确定这是一个不同于家驼的物种。中国林科院森林生态环境与保护研究所的助理研究员刘芳说,“人们本来以为野骆驼已经消失了。后来又发现它还存在。但人们发现的野骆驼群体,是不是家骆驼群跑出去野化了?发现了这3%的差别后,科学家们才确定它是一个单独的物种。”

3%的基因差别看起来并不惊人,但是,人类与猩猩的区别也只有5%。从遗传的进化关系来看,今天的野骆驼虽然看似普通家驼,但实际上是现代家驼的远古祖先,是骆驼这一物种的活化石。但单峰驼的野外种群已经灭绝。提起野骆驼,指的就是野生双峰驼。

这一发现迫使科学家们加快探寻野骆驼的步伐。在上世纪90年代末,中国考察队先后6次进入罗布泊,行程3万公里,对野骆驼的四个分布区进行了全面的了解。2001年2月6日,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向世界正式宣布,新疆罗布泊地区的双峰野骆驼是一个哺乳动物新物种。

“野骆驼虽然有极高的耐受力,可以忍耐极大的温差,可以喝咸水、吃梭梭草为生,但它始终是需要生存资源的,”刘芳说,“沙漠看上去无边无际,但是水是有限的。没有水的地方,骆驼也只是路过而已。所以,我们重点强调的是沙漠水源点的保护。”

这些散布在沙漠上的水源点,虽然非常浅和小,却供养着一整条生物链。不仅野骆驼,其他沙漠动物也赖以生存。

而人类活动是这些水源点面临的最大危机。“2007年,我们调查过野骆驼活动密度最高的区域。没过两年,那里修建了一条高等级公路。”刘芳说,“人也需要水。修建公路也必须依靠水源点。而动物对这种侵占无能为力。”一旦水源点消失,依靠它生活的动物物就会被逼撤退到更深处的沙漠之中,而没有迁徙能力的动物则会悲惨死去。“所以我们的工作就是通过行政力量保护水源点。公路路线建设需要考虑到动物的生存。如果人的活动范围离水源太近,方圆几百平方公里野生动物活动的区域就没有了。”刘芳说。

目前,国家已经在罗布泊划出了三个国家一类自然保护区。但是这些保护区在不断被蚕食。对野生动物来说,没有水与食物,沙漠就没有价值;而对人来说,更重要的是矿产。开矿点的建设,是水源点最大的威胁之一。人一旦迈进沙漠,就需要路、需要机械、需要油与电。而这些,每一步都离不开水源的支持。因此,如果某处被选定为矿产用水点,这片区域的野生动物就会消失。

“关键是要保护野骆驼生存资源存在的地方以及它们的产羔地、生长有梭梭草的地带。在野骆驼产羔的季节,如果这些生存点被旅游、道路、矿产占据,野骆驼就会被逼入更深的角落,在迁徙、产羔途中它们可能会意外死亡。”刘芳说。而这种情况长期存在的话,可能就意味着群落灭绝。

如果人用一种更为聪明的办法去避免干扰野骆驼呢? “人自以为很聪明,”刘芳说,“但人为分出的保护区,野骆驼不一定遵守。野骆驼有自己的迁徙线路。你以为已经划出保护区了,然后在区外这儿批准一条旅游线、那里批准一条公路,这样也可能导致它的灭绝。”

即便是好心的干扰,也是错误的。“一个地区的生态平衡,与它的资源息息相关。如果人本着好心,把水源点挖大了一点,可能就会影响生态平衡,”刘芳说,“因为水面大了,蒸发面积也会变大。我们还看到过一种情况,原本一个小水源点被挖成了四五平米的一个大水面,结果,野骆驼一来,狼也就跟着来了,这一区域的整个动物链条、动物的行为方式都会被逼着改变。保护并不是钱就能解决的:找来钱、挖开水源,并不就是保护。”?

雅丹曾经是野骆驼最好的夜宿地之一。在2007年,科考队员曾经在雅丹见过大群的野骆驼。“但是人来了,把雅丹建设成了雅丹景区。于是再也没有野骆驼去了。“你想象不到野骆驼有多敏感,”刘芳说,“哪怕出现一点它们不熟悉的气味,就不会踏足这块区域。因此,就算没有刻意捕猎,这种生活空间的占据也会慢慢挤压它们的生存资源,最终可能导致其灭绝。”

“我们必须认识到野骆驼的重要性,”李迪强说,“它的数量比熊猫还稀少,又生活在严酷的环境里。这是一种活化石一样的生物。我们目前对它的了解仍然非常少,以至于现今无法用数据来具体评估旅游、矿产开发对它生存的影响。只是从雅丹这个例子来看,如果旅游、矿产、道路再发展下去,等于是进一步压缩它原本的生存空间。那它的种群要扩大是不可能了,只能越来越少。”

因此,保护沙漠的生态链条,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去干扰它,哪怕好心的干扰也不行。“野骆驼有自己的种群,它们的自我繁殖能力、生存能力是没有问题的,”李迪强说,“在减少对它们干扰的情况下,尽可能多地了解这个物种的行为规律,以及它的需求,为将来更好地保护它提供科学数据和依据,这才是最重要的。”

摄影/秦彬


本文章关键字: 灭绝 基因 也骆驼 保护区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