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O(GEO视界 德国国家地理)

GEO首页 >GEO计划> GEO瑞士西游记:Interesting 阿门

GEO瑞士西游记:Interesting 阿门

4
发表于2015-5-26 09:22
来源: GEO视界
作者: 大志
所属分类:GEO计划

在把我们安全送到冰川前沿的小镇采尔马特(Zermatt)之后,Sam赶回他位于苏黎世的家中度周末了。临走之前,他向我们推荐了一名他的朋友,对眼前马特宏峰冰川群颇有研究的罗斯特(Rosti),请他带领我们继续向阿尔卑斯山更深处前进。

在采尔马特小镇的火车站广场前,我们见到了罗斯特,并直言不讳的问他“我们只有一天的时间,能从小镇上方那庞大的冰川中得到什么呢?”——我们即没有时间,也不想做一个走马观花的观光者。

对于罗斯特来说,这是个难题,每个旅行者似乎都带着这种贪婪,用最短的时间和成本,获得最多的知识和感受。罗斯特不是导游,确切的说他应该是一名享誉欧洲的登山家,我们之间有很多共同的话题,比如地震时候,他和爵士正好都在尼泊尔的同一个城市里。

为了能实现我们这个愿望,他希望我们能学会一种新的观察方法。从一些很小的切口,去窥探整个全局,通过细枝末节的小发现,拼凑出采尔马特和马特宏峰的全貌。如果掌握了这种本领,虽然只有短暂的一天,依然能把一件看似平常的事情变得非常有趣。

这种反向构建的方法,与中国人习以为常的思维方式正好相反,我们喜欢从宏观入手,向微观推演。比如,我一定会在踏上采尔马特小镇的第一分钟,把自己的目标定位于整个马特宏峰冰川群上,然后在以这个冰川群作为基点,向周围寻找我希望找到的东西,这样一来,一天的时间简直就是在痴心妄想。最后的结果很明显,我们什么也得不到。

瑞士——一个以旅游和金融立国的国度,你不得不赞叹他的旅游基础设施建设,从酒店的庭院到登山缆车,所有的东西似乎都是一个整体,相互间很少会出现视觉上冲突的因素,所以任何不属于这里的文化遗留都变得格外的显眼。沿着一条修缮的很好的登山步道向着缆车站进发的时候,罗斯特特意在道路两侧为我们寻找亚洲元素。

在他的带领下,我们在一个小巷子里发现了一个标准的日本庭院,带有神道和日式园景造诣的那种。在最深处日式松树掩映下两个汉字很现眼——妙高。这件事情本身平常无奇,如果结合历史思考一下,这又是一处强盛到衰弱的历史见证。它见证了日本经济辉煌的20年。作为强大购买力的表征,它被从遥远的东方搬来这里,这个庭院作为文明殖民的产物,被众多到这里的日本旅游者吹嘘;如今这里冷冷清清,早就失去了昨日的辉煌,就如同日本失落的那20年一样,经济一蹶不振之后,再也没有多少财大气粗的日本人,会在经济的重压下有闲情逸致来享受阿尔卑斯的阳光。所以,这里现在恰恰成了日本人不愿意面对的耻辱。得到、失去,多么奇妙的轮回。

在我看来,采尔马特是为马特宏峰而生的,距离今天150年之前1865年7月14日,那座被视为瑞士标志的山峰被从采尔马特出发的瑞士父子征服了。在这座小镇仅靠山脚的区域有一所不大的教堂,这里有一块专门为外国登山者准备的墓地。里面安息着众多在攀登马特宏峰过程中一去不回的灵魂。在经过这里的时候,罗斯特特意带我们去纪念了一下。墓园中有一个墓碑特别显眼。墓碑上悬挂着一只生锈的冰镐,上面飘扬着一面美国国旗。墓志铭上写着“别忘了把我弄干净。”这种美式幽默比起那种感谢上帝向往天堂的祈祷更能让人长久记住,你能想象,一张年轻活力的面孔,带着微笑走向山巅,最终和大山融为一体。

罗斯特说这些墓碑里面没有遗体,他们的那副躯壳可能已经被冰封在巨大冰川的某一处,万年不朽。这也算是一种慰藉吧,与大自然永远融为一体。

现在不是登山季,所以缆车站台人并不多。大部分是些印度的中产阶级带着他们的孩子来瑞士度假。在日本人经济倒退之后,印度人的身影渐渐的取而代之。挤在一群印度人中间感觉很怪。印度人用惊讶的眼光打量着我们,眼睛里透出的是一种不可思议的表情。我特别想跟他们说——你们替代了日本人,我们将替代你们!

为了缓解这种尴尬,我把目光投到窗外,罗斯特这时候凑过来跟我说“现在我们经过的这些森林在100年前都是冰川,那个冰川曾经紧贴着采尔马特。现在我们需要坐15分钟的缆车,垂直上升700米才能看到白色的影子”。这虽然是一句感叹,但其中包含的信息量太大了——100年的时间,对于自然变化来说犹如短暂的一个瞬间,气候变暖、海平面升高、冰川退化、自然消亡、人类灭绝,因为罗斯特的一句话,全都涌上了我的心头。也许我天生就是个末世论者,但眼前不正是完美的依据吗?我又想到了那个在阿莱奇冰川每天登山去观察冰川退缩的Peter,他传达给我的观察结论与罗斯特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都对我产生的巨大影响。“地球要玩完了?”我问,罗斯特只是简单的耸了耸肩。

这确实是种末世般的杞人忧天,当真正的冰川展现在面前的时候,我还是被它的巨大和壮美惊呆了。瑞士这个国家好在一点——如果你是个滑雪高手,你可以在这里一年四季不停的滑。在冰川之上,到处都是整理干净的雪道,同我们一道上来的印度人已经开始更换滑雪用具了。

我只能偷偷的嘲笑这帮印度人的无知,比起滑雪来,我更希望能探知一些脚下冰川的秘密。这里是世界上海拔最低的冰川群,储藏着惊人的淡水。我想,还没有一个中国科学家真正的进入过这些冰川的腹地,今天我却有了这样一个机会。

罗斯特说“我带你进入冰川的肚子里!”我的理解是:从这些冰雪的表面,深入到冰川之下的内部世界。事实上罗斯特确实是这样做的。

这又是一个惊奇的玄幻世界,一条被开凿出来的冰洞绵延数公里,周围的墙壁全是沉积上万年的寒冰。单从神奇的角度来说已经够我消受一段时间。接着罗斯特开始给我讲述的东西更深深的震撼了我。就是那些隐藏在冰层之下的,冰川年轮,也是这个世界的另一张面孔。

每一道年轮记录着对应的时期,也许是几十年,几百年,几千年之内发生在地球上的变化,从最下层的深蓝色到最上层的浅灰色,这些陈年的寒冰把联想从深深地海底推上海面。这体验真的太奇迹了,不仅仅是我,这会让每一个地质学家激动的手舞足蹈。进入洞穴之前我们捡到了两个不知所措的中国游客,并带上他们一起。这时候,这对中国夫妇早就被眼前的一切惊得目瞪口呆了。

“有人在这里研究阿尔卑斯冰川吗?”我问。

“有的,有很多。”罗斯特说,然后补上了一句“没有中国科学家。”

“别着急,他们很快就会来的!”?

罗斯特还有很多想带我们去的地方,他拿着一张等高线地图为我们规划着:他希望带我们从一个山脊切入冰川,翻越国境线,重走一次150年前征服马特宏峰之路……

我打断了他。“等等罗斯特,已经够了,这一天的信息量已经够我联想半个月的时间了,请把最精彩的部分留在7月吧。”那个时候,会有更强的人,更多的时间,跟你走的更深更远。”

此一刻我抚摸着这些冰壁,深刻的意识到,我们能给予事务以外貌,但最终能使我们受益的只有真相。随着时间推移,当一个探索的人对周边一切产生审美疲劳的时候,也只有真相更经得起考验。

GEO特别探险队瑞士冰川探险


本文章关键字: 旅行 瑞士 导游 金融 爵士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