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O(GEO视界 德国国家地理)

GEO首页 >GEO计划> GEO瑞士西游记: 又免费又自由,我挺喜欢这世界

GEO瑞士西游记: 又免费又自由,我挺喜欢这世界

4
发表于2015-5-25 09:20
来源: GEO视界
作者: 大志
所属分类:GEO计划
早上6点,酒店旁边的教堂清脆的敲了三遍钟,库尔(Chur)老旧的街道刚刚苏醒,那场追了我们两天的小雨依然下个不停,勤奋的Sam很早就跑出去租车,这一整天的计划也跟这个国度的公路搭上了关系。如果说之前两天,是在一个被铁轨束缚住的固定线路上行走,体会按部就班的话,那么这一整天可以用Feel Free来形容——绝对的自由。

这份自由握在手中的时候,感觉到有些烫手。想要自由地走在陌生的国度,去探索想要探索的东西,需要克服一些源自自身的顽疾。比如,我已经习惯了在国内开车需要按照红绿灯的指示来决定开车的行为方式,或停或走,或红或绿;比如,当有无数条摆在你面前的道路可供选择时,对于有选择性障碍的我来说简直就是个晴天霹雳,至少在地图上看是这样的,只要方向不发生偏差,从库尔到我的目的地阿莱奇(Aletsch)冰川被各种纤细的道路连接在一起,似乎放弃哪一条路都是一种罪过,选择那一条都会犯错,我已经习惯了被安排好的生活,习惯了按部就班;比如,用陌生的语言对陌生人敞开心扉。好在瑞士人母语是德语、法语、意大利和罗曼什语,前三种是官方语言,罗曼什语则是我们自驾起点格劳宾登州的公用语言。大家英语都不好,所以表达意思,谈不上什么语法,只是羞于开口的习惯难以逾越。Sam总对我说:“You need to try!”我也这样做了。

克服了这些困难之后,我觉得瑞士这个国家忽然间像一张完全摊开的地图,毫无遮拦地展现在我的面前。我可以操纵着方向盘走过狭窄的乡村小路,可以在任何一家超市门口停下来买一份午餐,跟每一个朝我微笑的人打声招呼。我就像一个当地人,毫无违和感的存在于这个国度。于是,一些人带着他们的故事向我涌来,在这里我就简单的举一个例子。

从库尔出发半个小时之后就进入了上莱茵河的峡谷地带,道路盘桓曲折沿江而行,在这里我碰到了一个让我记忆深刻的人。他来自苏格兰,有着一个贵族的姓氏——路易(Louis),他和他的牧羊犬生活在这个峡谷里已经四年了,在一个我叫不上名字的村庄里,有他的户外工作室,他漂流过从特伦(Trun)向下的上莱茵全部江段,爬了峡谷中所有的山。Sam说他是一个真正的探险家,不过这个站在我面前的探险家过于温柔了,他的大牧羊犬倒是出奇的热情。

记得第一句对话我就问他是否希望这个世界得到改变,不论是自然还是人本身。他惊奇的一笑,用一口苏格兰腔调的英语回答“不希望,我挺喜欢它的。”在我这样的陌生人面前,他显得对山谷之外的事情一无所知(也许是不感兴趣),对山谷之内的一切无所不知。他认为做一件事之所以不完美,时间是一个主要的因素,他对自己说,哪怕这一辈子什么都不做,也要把眼前的事情做到完美无缺,于是他就这么做了,从苏格兰搬到瑞士,住进了阿尔卑斯山的这条莱茵河峡谷中,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一种智慧,至少我没有这个勇气轻而易举的颠覆曾经习以为常的生活。在我看来他像一个孩子那样天真,具有美好的诗人气质。当他独自吹着口哨带着狗从村子里走来的时候,他像个外出巡游的国王。

我们坐在莱茵河畔的一片林子里,看着眼前白浪翻滚的上莱茵河,听路易给我们讲述关于莱茵河峡谷的各种细节。我们正计划在之后的7月,组织一支真正的中国漂流探险队来征服这段莱茵河江段,现在路易所讲述的一切,都变得非常重要。7月份莱茵峡谷里的温度、7月份的水量、7月份的天气——他像是在这片树林里开了一个临时的地理大讲堂,一张硕大的等高线地图被他从工作室搬来挂在了树林里,路易的英语带着口音,为了照顾我们,他把语速放的非常慢,手舞足蹈,很多专业的词汇我居然也奇迹般的听懂了。当所有人拿着咖啡听他讲莱茵峡谷发生的各种故事时,他的牧羊犬几乎在每个人身上都靠了一阵子,最后趴在了我的脚下,非常有趣,这场景就像一幅画。

见到的人太多,来不及悉数写出来,比如64岁的老登山向导Peter,他会每天爬到阿莱奇冰川上去观察冰川到底退缩了多少米,这件事他干了40年;比如一对在阿尔卑斯山训练猎鹰的夫妇和他们那只每天都会自己往家叼猎物猎鹰。总的来说,这一段并不算长的路上,接触了各种各样的当地人。他们代表着这个国家,传达着同一种意志,每一个人都在努力生活,努力成为他应该成为的人。

对于我来说,此一刻真正的自由掌握在自己的手里,这是我对这种高难度下生活追求的跨国尝试。很多人每天都在渴望自由,却迟迟不能掌握属于自己的自由。究其原因,可能是很多生活上约定俗成的习惯束缚了人的行为。

不过,如果克服了,其实世界就是你的!


本文章关键字: 探索 自由 瑞士 漂流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