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O(GEO视界 德国国家地理)

GEO首页 >GEO计划> 孩子们时刻都与网络保持连接,这是好事还是噩梦?

孩子们时刻都与网络保持连接,这是好事还是噩梦?

4
发表于2015-5-19 09:35
来源: GEO杂志
作者: Jürgen Schaefer
所属分类:GEO计划
导语:数码产品并不会让孩子们变笨。平板电脑和互联网可以帮助老师们尝试更具创新的授课模式,而数字化教学也已在许多地方取得初步成功。在教育即将引入全新概念的时候,欠缺的正是那些敢于创新与实践的教育家和心态开放的家长。

在将来,孩子们会每时每刻都与网络世界保持连接吗?这是好事还是噩梦?
我自己有两个女儿。大一点的12岁,正在汉堡读文理中学(学生年龄相当于初中生)。2014年9月的一天,我出于好奇称了一下她的书包,结果是8.35公斤。在她的书包里,装着这一学年要用的所有课本——40年前,正在上高中的我也是这样过来的。前不久,她放学回家时带回了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学校希望每个学生都能买一本27.95欧元的“牛津大辞典”、一本“牛津高阶英语词典”和一本语法手册,理由是这些工具书将是我女儿未来生活(包括职业培训,读大学,工作以及出国)必不可少的工具。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我的大女儿会在2020年参加高考。虽然还不知道我们会以何种方式与网络世界产生连接,但有一点我十分确定:如果我的女儿去上大学,她绝对不会放一块“牛津大板砖”在书包里。

现在,她们班里几乎所有的学生都有手机,可以把她们和人类历史上最丰富的百科全书——“维基百科”连接在一起。在那里,她可以找到当今人们关心的所有问题,如埃博拉病毒来自何处,卡夫卡《变形记》的主人公格里高尔在变成甲虫之前到底梦见了什么,以及零为什么不能是被除数。但是,这种同“维基百科”的连接在孩子们进入校门的那一刻被断开了,因为德国的大部分中学里不允许学生们使用手机。

如果学生们上学时不必再穿着校服,一些常见的行为问题就会消失。莫里斯认为:“那些被诊断有‘注意力障碍多动症(ADHS)’的学生来到这里之后,先前的多动症状有了很大改善。”对他们来说,学习不再是障碍赛跑,而是变成了美妙的发现之旅。“在这些孩子看来,它是一个学习的工具,”莫里斯指着手中的iPad说,“但对我来说,它是一把大锤,一把可以击碎传统教学体制的武器。”

问题是,传统的教学体制应不应该被打破呢?

罗宾逊爵士说,我们的教学体制是根据19世纪的工厂流水线模式建立的。“我们批量地教育相同年龄的孩子,就像用孩子们的生产日期来决定他们要学习的内容。”你12岁,现在是秋天,所以去学分数运算吧。

但事实上,我们早已进入了一个后工业化时代。标准化的工作将由机器代劳,数字化技术的发展正摧毁着传统的商业世界,并不断创造着新事物。当我女儿在2020年走出校门时,她很可能会去申请一份我们今天根本无法想象的工作——比如可植入大脑的芯片的维修人员。到那时,她所要用到的知识就是教育学家所说的“属于21世纪的技能”。

这种技能绝不是每天背着相当于身体四分之一重量的书包来回奔波的能力,而应该是一种可以在变幻莫测、每天都有新“行星”出现、旧“行星”消亡的数码宇宙中畅游的能力。除此之外,未来的孩子们还要有信息处理能力,以便从五花八门的图片风暴中检索出有用信息,排除无用信息,就像斯贝恩所说的那样,“认真、负责、安全地使用网络”。

恐惧来自哪里?
一旦实现了教室中的“数字化改革”,那些教科书出版社就会损失惨重。斯贝恩曾经应邀去斯图加特参加了一个教科书出版商举行的招待会。招待会就在出版商自家的别墅中举行。“当时,出版社的负责人拿着麦克风大声地对我们说:‘我们要讨论的不是数码设备,而是教育!’看着他的别墅,我一下子就明白了。”
也有个别出版社在构建数字化教学平台这件事上表现得很积极。柏林的康奈尔森出版社就为此投资了上百万欧元。“这是一笔开支巨大的‘预付款’,因为我们尚未从这个项目中挣到一分钱,”康奈尔森出版社数字化部门的负责人克丽丝汀·豪克告诉我,“我们的问题是:目前还没有市场。因为所有教科书的采购方依然在购买纸质书籍。”

如今,德国中学教室中的科技设备配套程度远落后于其他发达国家:75%的中学都配备有电视,62%的中学配有磁带录像机,只有7%的学校配有平板电脑。这实在是让人失望。除此之外,克丽丝汀表示:“目前,纸质课本的地位依然不可动摇。”也就是说,没有哪个老师愿意在学生面前因为找不到平板电脑的开关而出丑。

所以,我们缺的不仅仅是设备,还有人。汉堡的教师培训专家鲁道夫·卡莫这样总结道:“喜欢上网的人根本不会去当老师。”在他的师范学校中,“准教师”们入学要学习的第一件事情就是不要只是因为私人目的才使用电脑。这群学生中,只有三分之一的人选修了数码教学课程,而剩下的人则钟情于课本、复印件和投影仪——目前,96%的德国中学教师都是如此。由这样的教师构成的教育队伍至今仍活跃在校园中。想要改变这种局面,教师必须要有改变的意愿。

除此之外,家长也是教学改革的一大阻力。“如果我对学生们说,‘现在打开第90页,把这个练习题完成’,所有人都不会提出任何异议,”斯贝恩说,“可是一旦我掏出iPad,就必须在家长会上解释这样做的原因。”中学辅导员乔安·慕斯·梅尔霍茨发现,越来越多的家长和教育学家站在了反对数码设备的阵营之中:“这就意味着孩子们都应该跑到森林里面去玩,从而彻底远离数码产品!”慕斯·梅尔霍茨将iPad比作《哈利波特》中“赫敏的神奇手袋”:“这是一个被施了‘无痕伸展咒’的手袋。从外面看它十分普通,但里面却蕴藏着无比丰富的世界。对此,许多人表示出了这样的忧虑:我们可以只接触网络中那些有益的内容吗?”

慕斯·梅尔霍茨警告说:如果这样的恐惧持续扩散下去,会从根本上阻碍“数字化大潮”。被局限的网络世界和由教育机构鼓励发布的一些学习内容跟今天的教科书有什么区别呢?还是一样的枯燥又无聊。


图片:Gail Albert Halaban


本文章关键字: 教育 家长 体制 数码产品

相关阅读

返回顶部